首页 门户 资讯 详情
  • 评论
  • 收藏

渝水百科网 2020-09-28 450 10

期市午盘:商品期货大面积上涨 棕油涨一度触及6000关口

自发热保暖内衣 https://baijiahao.baidu.com/s?id=1678434445705513523&wfr=spider&for=pc

  9月28日,国内商品期货午盘大面积上涨,沪铝、棕油、郑煤及豆油涨幅居前。其中棕油期货一度触及6000元整数关口。截至发稿,棕油主力合约涨1.64%,报5958元。

  推荐阅读:

  供需结构发生转变 粕强油弱或现

  01。

  行情回顾

  3季度CBOT大豆大幅走高,8月中旬以前美豆在900美分处上下徘徊,美豆优良率不断创新高,丰产预期压力增强,但中国采购采购让美豆下方获得一定的支撑。USDA报告成为市场上涨前的分水岭,USDA将美豆单产上调至53.3美分/蒲式耳,市场表现为利空出尽,此后美豆开启上涨之路,中国持续的大量采购以及优良率的回落,衣阿华农田遭遇损害,让库存压力逐步缓解,此外美元的回落,让大宗农产品获得价格支撑。美豆上破千元整数关口,9月USDA报告,美豆单产下调,库存持续下调,让美豆涨势如虹,出口旺盛成为美豆上涨的源动力。9月中旬以后,由于美元反弹,大宗商品承压下行,美豆遭遇多头平仓期价高位回落。

  受此影响,国内蛋白粕也跟盘走高,但是涨势明显弱于美豆。

  7-8月,国内油厂处于高开工中,豆粕库存大幅走高,基差出现负值,油厂催提明显。进入9月,国内豆粕双节备货开启,豆粕库存出现回落。整体豆粕走势更多依赖进口成本拉动型上涨。但由于人民币升值明显以及油脂的强势走高,使得豆粕涨势相对偏弱。相对而言,菜粕走势趋同于豆粕,8月之前,由于菜粕需求处于旺季,价格相对偏强,进入9月,需求回落,菜粕走势疲软,呈现被动跟随型。

  3季度国际油脂大幅走高,美豆油从5月份开启上涨之路,3季度涨势如虹,出口以及生物柴油消费的回暖让美豆油消费恢复,USDA逐月增加当年美豆油的消费数量,美豆油库存逐步回落,期价走势强于美豆。9月中旬以后,欧洲疫情二次爆发以及美元反弹,市场承压下行,回吐部分涨幅。

  相对而言,马棕油走势不及美豆油,尽管马棕油也呈现上涨势头,但其涨势处于涨涨停停的局面。

  7月马来及印尼棕榈油产量下滑给市场带来上涨契机。8月马棕油产量增加及出口大幅下降,库存回升让涨势受阻。9月下旬,马棕油受到周边市场影响大幅回落。相对而言,国内油脂走势强于外盘。三大油脂轮番领涨,7月菜油因中加关系不确定因素加强,而供需缺口扩大,菜油领涨油脂,随后马棕油走高,连棕油领涨。进入8月,国家收储豆油消息提振,豆油先是补涨,随后在美豆上涨的提振下,9月领涨油脂,尽管国内油厂开工高企,但是国内油脂整体库存水平不高,期货贴水,这让市场看涨油脂氛围浓重,似乎美豆上涨带来的成本提振在豆油市场远高于豆粕。9月中旬以后,受到国际油脂重磅下跌影响,国内油脂跟盘走低,回吐部分涨幅。

  表:2020年3季度国内外主要油脂油料期价变化

  数据来源:文华财经国信期货

  02。

  蛋白粕

  1、 南美天气炒作可期巴西降雨偏少担忧加剧

  进入10月份,南美大豆开始播种,从最新全球土壤墒情来看,南美大部分地区土壤墒情同比偏低,处于相对偏干的情况中。从9月份降雨量来看,南美大部分地区降雨量比历史同期少60毫米,似乎并不能有效缓解南美当下的旱情。从4季度的降雨概率来看,阿根廷地区降雨量同比会增加4-8毫米,但是巴西地区的降雨量则同比减少4-8毫米,可见4季度南美大豆播种及生长期,仍有可以炒作的天气因素,尤其是巴西地区,一旦如天气预报所示,那么这将对全球大豆市场供给有明显的冲击。

  USDA9月将巴西产量从上月的1.31亿吨上调至1.33亿吨,巴西当地机构也在不断上调巴西大豆的播种面积,主要是由于2020年巴西大豆收益可观,农民种植意愿浓重。目前巴西大豆2020/21年度已经销售80%。按照最新USDA报告,2019/20年度巴西大豆库存在1943万吨,其当年度出口在9350万吨,但是从ABOIVE数据显示,2019.9-2020.8巴西大豆出口量在9385万吨,可见巴西大豆2019/20年度库存在10月份有下调可能。对于2020/21年度,巴西大豆能否丰产,库存能否会升至1968万吨,存在较大变数。4季度巴西天气成为影响国际大豆市场的关键因素之一。

  2。 美豆出口仍有上调预期去库存节奏加快

  9月USDA将美豆单产从53.3美分/蒲式耳下调至51.9美分/蒲式耳。美豆优良率从8月中旬最高的74%下降至63%。由于9月上旬,美国中西部的衣阿华、南北达科塔地区、内布拉斯加地区干旱较为明显,缺乏明显的降雨,这将对其单产有较大影响。由于种子技术的提高,市场普遍预期新年度美豆单产在51美分/蒲式耳上下。不过对于种植面积的预估,市场出现了较大的分歧。从参保农民上报数量来看,其中,截至9月1日,美豆未播种面积为145.1万英亩,美豆播种面积(含播种失败面积)为8145.5万英亩。

  由于不能覆盖全部数量,因此这个数据可能存在一定的偏差。

  部分机构预期美豆种植面积在10月份有下调的预期。可见10月份美豆单产和种植面积下调概率增加,美豆产量可能从前期的高位出现明显的下降,供给压力大大缓解。

  对于2020/21年度,美豆消费来看,未来上调空间较大。

  一方面体现在出口上,另一方面体现在美国国内压榨上。

  一USDA在9月报告中对2020/21年度出口未做调整依旧预估在5783万吨,但是上调了2019/20年度出口从4490万吨上调至4572万吨。从USDA周度出口销售报告来看,美豆新年度出口仍有较大的上调空间。首先,从供应上来看,由于巴西大豆已经告罄,阿根廷由于关税问题可供出口数量有限,因此在南美大豆新季大豆上市前,美豆是最大的大豆出口国。从目前三大主产国的升贴水来看,巴西大豆升贴水在180美分/蒲式耳,而美豆在142美分蒲式耳,从价格上比巴西大豆有较大的价格优势。从现阶段出口情况来看,截止到9月10日,美豆本年度累计销售高达3234.3万吨,创历史同期最高纪录。即便是2016/17年度美豆出口创纪录5896万吨的当年同期也仅仅销售2354万吨。中国累计采购1736万吨,远高于上年同期的166万吨。可见除了中国之外,其他地区的采购步伐也相对较快。

  一般而言,美豆出口集中在当年的9月到下一年的1月份。一般10月份达到月出口的峰值。一般年度9-12月份能够完成USDA预估全年出口的50%的水平。而当前仅仅在9月前10天,USDA已经累计出口了全年70.73%的大豆。由于巴西大豆早熟最早也要21年2月左右上市,因此在此之前,美豆出口仍将旺盛。可见后期USDA上调美豆20/21年度出口是大概率事件,并且有望创历史出口最高纪录,突破2016/17年的出口纪录水平。

  同样,美豆压榨也仍有上调的可能,但是空间可能弱于出口。USDA对20/21年度美豆压榨维持在5933万吨,但上调了2019/20年度美豆压榨,从5878万吨上调至5905万吨。尽管今年美豆压榨利润较前两年均有下滑,但是整体美国国内压榨量有不小的提升。主要是由于巴西和阿根廷压榨不足导致,全球豆油贸易量转向美国。近期美豆粕出口开始放量。从当下全球大豆、豆粕、豆油的贸易格局来看,在南美大豆上市前,美国的大豆、豆油、豆粕似乎是价格相对便宜,供给相对宽松的场所。

  市场预计后期美豆粕或步美豆油出口后尘,成为商家竞买的品种。

  这将对美豆压榨形成较好提振。从USDA报告来看,美豆在2019/20年度月均压榨量在492万吨,按照最新预估,20/21年度月均在494万吨。如果后期美豆粕出口激增,那么美豆压榨仍有上调空间,但是幅度可能不大。

  按照最新USDA供求数据来测算,2020年秋季G3国大豆供给量在1.78亿吨,较上年同期减少422万吨,而由于巴西大豆丰产导致2021年度春季供给压力较大,G3国大豆供给量在2.62亿吨,较上年同期增加1327万吨,如果后期巴西大豆产量不及预期,那么春季供给压力将会减弱。如果巴西减产10%,那么春季供给同比会出现下滑。从价格上来看,随着美豆单产的下滑,美豆种植成本逐步抬升,上移至870-880美分一线。由于美豆很少有两年低于成本线以下运行,随着消费的好转,美豆或将在900美分之上运行。

  不过近期值得注意的是基金持仓在美豆上净多持仓比例过高,尤其是多单持仓几乎接近历史最高纪录,一旦多头集中获利平仓,这这将对盘面有一定的打压。CFTC最新数据显示,基金在美豆上期货期权净多持仓比例已经达到19.43%。基金在期货上净多持仓比例已经在22.37%。按照历史规律来看,基金无论是在期货期权还是期货头寸上,净多持仓比例超过20%,将进入高风险区,一旦超过25%,则平仓风险加剧。从单边持仓来看,目前基金在美豆上期货期权多单持仓在27.16万手,历史最高是16年5月的31.51万手。如此庞大的多单头寸,可谓是成也萧何,败也萧何,一旦多头兑现盈利,阶段性对美豆价格有所打压。

  总的来看,4季度CBOT大豆仍将处于上涨趋势中。南美大豆进入播种生长季,目前南美大豆产区处于偏干的局面中,未来巴西降雨量偏少,天气炒作空间较大,如果巴西减产超10%,春季供给同比下降,如果超20%,巴西或出现已销售的份额无法兑现的风险。对于美国大豆而言,出口和压榨仍有上调空间,尤其是出口有创纪录的可能,因此美豆库存压力逐步缓解。

  整体而言,美豆价格震荡偏强格局仍将延续,4季度美豆出口和南美天气成为走势的关键因素所在。

  短期市场存在两大风险,一是基金多头平仓的风险,目前基金在美豆上净多持仓比例,以及多单头寸均处于历史高位,一旦平仓或对阶段性行情有所打压,二是季节性收割低点的风险,一般而言无论丰收还是歉收,随着收割期的带来,美豆因收割会出现收割低点。从技术上看,CBOT大豆下方有效支撑在980美分一线,上方1050一线存在阻力,期价能否突破需出口或者南美天气出现较大变动而促成。

  3。大豆供给存在隐患 4季度豆粕或有机会

  9月份以后,国内港口大豆到港量开始逐步回落,美豆也将开始逐步运到国内市场。天下粮仓预计9月份国内各港口进口大豆预报到港137船901.2万吨,10月份最新预估到港850万吨,11月到港量初步预估维持800万吨,12月初步预估810万吨,1月份到港量初步预估750万吨。从当月到港量来看比上半年明显回落。尽管从数量上看,国内大豆供给相对充裕,但是细究,仍有一定的问题存在,首先,9月以后我国从美国采购的大豆能否如期到港是关键。目前美国疫情仍未缓解,同时我国按照第一阶段协议,同期也采购了一定的玉米、小麦等农作物。美国运力紧张已经初见端倪,大豆与玉米等船只争夺运力可能会出现。从近期美湾运费来看,美湾运费上涨也较为明显。一旦到港延误,国内大豆市场是否会出现区域性、阶段性紧张的局面。其次,中国自8月份加大采购美豆以来,主要是中字头企业在购买,其中有相当数量是用于储备。民营企业、私企采购数量有限。如果后期不能入场采购的话,势必会出现豆源紧张的局面。从目前国内港口大豆库存来看,最新库存在788万吨,同比上年同期有100万吨的增长。如果后期一旦进口不通畅,国内港口大豆去库存或加快。

  4季度国内大豆单周压榨量会较3季度明显回落。从国内压榨利润来看,9月中旬以来,随着国内豆粕、豆油的回落,盘面压榨利润出现负值,如此利润油厂商业大豆采购意愿减弱。由于十一长假以及油厂定期检修、进口大豆数量等因素,4季度整体油厂开工率会有所下降,平均周度压榨量在180-190万吨左右,这样单周豆粕供给量大约在145-150万吨左右。

  从今年以来豆粕的消费量来看,除了第1季度消费量同比出现下滑外,2季度和3季度豆粕消费量均有明显的增加,一方面是由于国内生猪养殖业恢复,另一方面是由于企业备货天数同比上年同期也有增加。尤其是3季度十一长假备货集中,导致3季度豆粕消费放量。市场预期4季度豆粕消费量在1877万吨,月均消费量在625万吨,周度消费量在156万吨左右。可见整体而言,豆粕4季度或处于去库存局面下。

  从豆粕的成交和提货来看,整体提货量一直处于相对偏高的水平,这说明国内整体下游消费还是相对旺盛,从成交来看,油厂一直销售远期基差合同,有些油厂甚至已经卖到2021年下半年。目前油厂豆粕的执行合同处于历史相对偏高水平,可见整体油厂库存压力并不大。目前油厂库存已经从120万吨的高位回落,豆粕的库存拐点已经出现,后期库存压力逐步下降。

  从消费具体来看,生猪养殖仍是豆粕消费的最大增量,目前禽类养殖已经处于峰值,可增长空间有限,4季度禽类养殖处于平稳态势,水产养殖已经结束。因此国内豆粕最大的亮点在于生猪养殖的提振。

  据农业农村部监测,8月份全国生猪存栏环比增长4.7%,连续7个月增长,同比增长31.3%。8月份能繁母猪存栏环比增长3.5%,连续11个月增长,同比增长37.0%。据农业农村部对全国规模猪场全覆盖监测,8月份有2030个新建规模猪场投产,今年以来新建规模猪场投产累计已达11123个,去年空栏的规模猪场也有11844个复养。全国年出栏500头以上规模猪场数量由年初的16.1万家增长到17.1万家,8月份新生仔猪2600万头,环比增长6.7%,比今年1月份的最低点增长59.5%。由于补栏需求旺盛,虽然新生仔猪持续增加,供应仍然紧俏,价格明显上涨。由于2021年春节在2月份,因此生猪延养可能会增加,这将加大对豆粕的消费。因此从整体来看,国内生猪养殖的饲用消费在4季度会有明显增加。

  从基差走势来看,9月豆粕基差并没有如期回升,反而略有下降,豆粕库存的回落并没有给市场带来提振。现阶段,国内豆粕部分地区油厂库容占比依然偏高,油厂胀库局面仍存在,加之当下连粕仓单数量也创近几年同期高位,这使得现阶段豆粕基差以及价格疲软的原因之一。随着4季度油厂开工下降以及进口大豆到港的回落,豆粕基差或将从低位回升。从豆粕期限结构上也能预期到后期基差回升的可能。2101合约以前,价差关系为近弱远强,而2105合约之前,价差关系则变成近强远弱。

  总的来看,国内豆粕4季度或迎来转机,进口大豆到港量下滑,以及能否如期到港成为首要问题,美国港口运力紧张已经成为事实。

  国内豆粕供给在4季度或将减少,相对而言,需求因生猪存栏的增加以及春节延后,生猪延养可能再现,这将对豆粕需求有所提振,4季度国内豆粕可能产不足需,豆粕库存有望大幅回落。豆粕基差有望回升。

  03。

  油脂

  1。 疫情二度爆发美豆油出口或受阻

  9月美豆油冲高回落。近期由于欧洲疫情有二次爆发的迹象加之美元反弹,扼杀了美豆油上涨步伐,美豆油高位回落。9月USDA报告对2019/20年度美豆油消费有较大调整,大幅上调食用消费量,从653万吨调至667万吨,工业消费从345万吨上调至352万吨。但是出口则从129万吨下调至125万吨。总消费量从1127万吨上调至1143万吨。从NOPA的报告来看,美豆油月度消费尽管保持旺盛局面,但是8月豆油消费量同比环比均出现回落。美豆油库存继续下降,但同比仍有增加。由于南美豆油相对有限,因此在南美新季大豆上市前,美豆油依然是豆油贸易的主要出口地。回看2-4月份全球疫情爆发期,美豆油消费的大幅锐减,市场恐慌情绪加重。一旦二次疫情扩散到全球,对于美豆油的出口会有较大冲击。相反,美豆粕出口出现好转迹象。从美豆油粕比走势来看,比价已经出现拐点。由于整体而言,美豆上涨势头仍在,因此美豆油涨势仍未停止,但可能由于疫情或者油粕比等因素涨幅减缓。

  2。 马棕油出口存疑远期悲观加剧

  9月马棕油产量或小幅增加,但从近期的报告来看,增长幅度逐步缩减。MPOA最新数据显示,马来西亚棕榈油9月1-20日产量环比增加5.71%。此前,SPPOMA公布数据显示,9月1-20日马来棕榈油产量较上月同期下降1.1%。

  这说明东马的产量增幅可能比较明显。进入4季度,马棕油进入减产周期。

  不过由于前期充沛的降雨,使得10月份马棕油产量降幅有限,11月份马棕油才可能进入减产周期。

  与产量增加相比,9月马棕油出口开始恢复增加,主要是中国采购量增加明显。而印度等国采购增加相对有限。从目前马棕油现货FOB报价来看,价格相对坚挺,这说明整体市场需求旺盛,贸易商挺价意愿较为明显。不过值得注意的是,9月中旬以来欧洲疫情再度爆发,欧盟作为马棕油主要进口国,一旦疫情严重,欧盟进口受阻,这将对马棕油出口产生较大冲击。对于马棕油而言,现阶段出口尚可,未来担忧加剧。

  从库存来看,目前马棕油库存相对低于偏低,在200万吨以下对马棕油价格有一定支撑。进入4季度以后,马棕油进入减产周期,但由于后期出口的不确定性增加,因此其库存的变化也出现的变数。有机构预期,一旦疫情秋冬季大面积爆发,马棕油出口影响会较大,库存有回升到200万吨的可能。从马棕油近远月价差来看,近远月价差逐步扩大,可见市场对于近期相对乐观,远期相对不确定因素较大,悲观情绪明显。

  对于印尼而言,其最大的担忧在于新冠疫情的不断加剧,这是否会影响未来人工以及棕榈油果的采摘。

  由于印尼数据相对滞后,从最新公布的7月份数据来看,市场从季节性来看,印尼棕榈油产量或将进入下降通道中。这将对印尼棕榈油有所提振。

  总的来看,目前国际棕榈油市场进入减产周期,由于欧洲疫情的二度爆发,市场担忧情绪加重,由于目前这两大主产国棕榈油库存相对处于低位,这对价格有一定支撑。马棕油或呈现高位震荡的走势。

  3。油脂走势分化库存稳中趋增

  国内油脂消费逐步回升。首先从餐饮消费来看,与上年同期相比差距在逐步缩小,8月全国餐饮收入达3619亿元,上月同期为3282亿元,上年同期为3857亿元。可见在整体餐饮消费上,国内油脂消费从一季度的5成恢复三季度的9成。国内油脂消费一般在3季度达到顶峰,4季度油脂消费需要看春节的时间,如果春节在第二年1月,那么4季度消费依然保持较高水平,如果春节在第二年2月,那么4季度油脂消费会较3季度略有回落。

  豆油方面,天下粮仓最新数据显示,截止到9月18日,国内豆油商业库存为133万吨,与上年同期基本持平。目前豆油库存水平处于正常水平线上。按照4季度大豆单周压榨量在180-190万吨来测算,豆油周度产量在34万吨,月度可供量在136万吨。由于7月以来,国内豆油大幅走高,市场几次出现进口利润窗口,华东、华南地区进口毛豆油数量有明显增加,市场预期在20万吨左右,那么4季度豆油月度可供应量在156万吨左右。

  从消费来看,2020年1-8月,国内豆油表观消费量达到998万吨,同比上年同期933万吨增加65万吨。食用消费下降在90万吨左右,民间测算饲用消费增加在70万吨,那么其他中间环节贸易商囤货及中字头企业采购增量在90万吨左右。同时从豆油未执行合同来看,最新的未执行合同在275万吨,比上年同期103万吨增加172万吨。可见如果按照前期市场预期的中字头企业采购100或者200万吨的豆油进行储备的话,那么4季度可供采购的量并不多,大体在50万吨左右的水平。

  对于4季度,豆油市场可能不是国储采购的问题,而是执行的问题。

  由于2021年春节在2月份,因此春节前的备货高峰可能在12月份进行。因此4季度油脂需求可能在12月出现小高峰,其他月份处于正常水平线左右。近4年来国内豆油4季度月均消费在115万吨,考虑到增加的未执行合同月均增加在40万吨上下,那么4季度油脂消费量在155万吨左右,可见国内豆油4季度供给平衡略有增加,豆油库存稳中趋增。值得注意的是,中字头企业进行的储备进出相对自由,随时进出,这可能对阶段性豆油供给有一定的影响。

  从价格上来看,由于美豆4季度仍有上涨的可能,因此成本驱动依然对连豆油有所提振,进口成本依旧是豆油价格的上限。从基差来看,目前国内豆油基差持续高位,现货相对坚挺,从油厂近期豆油提货来看,数量明显增加,这表明现阶段豆油整体需求相对旺盛,但是由于豆油价格的走高,油厂豆油的成交明显缩量。由于豆棕价差过高,棕榈油对豆油替代有所增加,这将对豆油消费有一定的硬性。对于豆油期限结构上来看,近强远弱明显。十一长假以后,国内油脂消费恢复平淡后,豆油基差有望回落。由于国内豆油整体处于供需平衡略有增加的局面,加之国际豆油或受到抑制,国内豆油高位震荡可能性较大。

  棕榈油方面,截止到9月18日,棕榈油库存在32万吨左右,8月份以来棕榈油库存并未出现回升,而是稳中趋降。由于棕榈油到港量不及预期,以及豆棕价差的持续扩大,棕榈油低位采购增加,导致棕榈油库存持续下降。进入9月,棕榈油进口利润窗口数次打开,周度采购量在10-20船不等,船期在10月-21年3月。天下粮仓预计,4季度国内24度棕榈油进口月度平均在50万吨左右。由于豆棕价差的扩大,使得4季度棕榈油消费有望恢复,整体月均消费量预期在46万吨左右,可见国内棕榈油库存回升缓慢。从基差来看,国内棕榈油基差依然坚挺,偏低库存和需求给予提振,从目前来看,由于棕榈油库存回升缓慢,因此其基差高位运行或将持续。

  菜油方面,截止到9月18日,国内菜油库存(两广、福建、长江、华东)等地共计26.74万吨,去年同期为64万吨。目前国内菜籽库存在39.3万吨,比上年同期大大增加,上年同期仅为16.5万吨。可见国内菜籽的供给尽管与正常年份有所差距,但是比历史最低水平明显缓解。

  从供给方面来看,市场预期10、11月菜籽进口量月均20万吨左右,菜油进口量在15万吨左右,可见4季度菜油可供应量在25万吨左右。而现阶段菜油的刚需消费量在22万吨左右,根据表观消费和可供给量来测算,国内菜油库存仍会慢慢回升。不过由于菜油整体供需结构相对偏紧,因此菜油价格依然呈现偏强格局。从期限结构来看,菜油在2107合约保持牛市格局,之后发生变化。在中加关系尚未明朗前,菜油市场震荡偏强的格局仍将延续。

  目前,菜油与棕榈油、菜油与豆油1月合约价差再度刷新近期高点至3186、2200点。由于过高的价差关系,菜油仅剩下不可替代的刚需。从三大油脂供需情况来看,菜油与其他油脂间的价差高位运行仍将持续。

  在豆棕价差方面,目前豆棕价差处于高价区内,豆油与棕榈油1月合约价差在千元关口徘徊。从目前豆棕基本面来看,豆油与棕榈油的库存压力均不大,市场的走势更多依赖外部市场而动。豆棕价差或在800-1100点之间震荡往复。从油粕比的走势来看,油粕比有望回归,主要是由于需求不同导致,进入4季度豆粕需求或迎来旺季,豆油消费回归平淡,粕强油弱或出现。

  04。

  结论及操作建议

  蛋白粕方面,国际大豆方面,尽管市场对于南美大豆丰产预期强烈,但是从目前天气来看,偏干的土壤墒情和未来少雨的天气,让南美播种及生长仍有天气炒作的空间,如果巴西减产超10%,春季供给同比下降,如果超20%,巴西或出现已销售的份额无法兑现的风险。对于丰产背景下的美豆市场,随着优良率的下降,单产和种植面积有可能在10月报告中继续下调,相对而言,旺盛的中国采购,使得美豆出口上调的概率极大,创历史新高的可能性增加。美豆库存压力大大缓解,不过由于基金多单比例过高、收割压力季节性低点承压,加之国际经济环境动荡,美豆长期而言上涨趋势并未改变,4季度可能出现调整的概率增加。从技术上看,CBOT大豆下方有效支撑在980美分一线,上方1050一线存在阻力,期价能否突破需出口或者南美天气出现较大变动而促成。对于国内蛋白粕市场而言,9月开始进口大豆到港量从高位回落,由于美国港口运力紧张,10月以后进口的大豆能否如期到港存在不确定,而中国采购美豆更多是国企,而其他类型的企业采购可能不足,后期出现区域性阶段性大豆不足的可能性较大。从豆粕供给上来看,油厂开工率因盘面压榨利润、进口大豆到港量和油厂阶段性检修出现回落,而豆粕需求则因4季度生猪存栏增加及春节延后大猪延养增加而获得提振。豆粕去库存或在4季度加快,豆粕基差有望止跌回升,豆粕价格有望震荡上行。

  油脂方面,4季度国际油脂市场上涨步伐减缓,欧洲疫情的二度爆发给国际油脂市场蒙上阴影,美豆油出口或受到冲击,美豆油消费或下降,相对而言,美豆粕出口增加,粕强油弱在美豆市场已经开启,由于美豆上涨趋势仍在,美豆油下跌幅度可能有限。相对而言,马棕油进入减产周期中,出口或因疫情减弱,库存变化存在不确定,但由于库存整体水平偏低,因此价格或受到支撑,国际油脂大概率维持宽幅震荡走势。相对而言,国内油脂或强于外盘,国内油脂库存稳中有增,幅度可能不及此前预估,三大油脂由于各自所处基本面不同,因此其差异化走势也会越发凸显。中加关系的紧张让菜油坚挺格局仍将持续,而豆油4季度进口量明显增加,需求以执行合同为主,由于豆棕价差扩大,部分消费会有所下降,供给高于需求,库存稳中趋涨。棕榈油4季度进口到港或增加,需求也较3季度明显增加,供需双增,库存小幅上行。由于国际油脂或因疫情受到冲击较大,内盘油脂或受影响。4季度国内油脂大概率高位震荡,整体市场高位风险加大。

  单边方面:油脂高位震荡加剧 ,豆粕或有趋势性上涨可能。M2101合约2950-3050之间逐步多单入场。

  套利:做空油粕比,豆粕1-5正套。油脂1-5反套。

  风险提示:秋冬季疫情是否会从欧洲向其他地区再度扩散。

  中字头企业收储豆油进出自由,或抛储行为或时有发生。(来源:国信期货)

(文章来源:东方财富研究中心)
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
分享

邀请

下一篇:暂无上一篇:暂无

最新评论(0)

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渝水百科网  

© 2015-2020 Powered by 渝水百科网 X1.0

微信扫描